当前版: A04版 上一版  下一版
解密蝉联全市河(湖)长制考核第一:

禅城治水如何“吃葡萄”?

   ▲3月21日,从空中俯瞰丰收涌,水清岸绿。   制图/罗灿

  文/佛山日报记者郑佳乐、邓磊 图/佛山日报记者符诗贺

  今天是第二十七届“世界水日”,也是第三十二届“中国水周”的第一天。此前不久,佛山市2018年度河长制湖长制工作考核成绩出炉,禅城区以总分95.32排名全市第一,连续两年居首。

  究竟是什么力量,让一个城市人口密集、产业极为繁荣、治水欠账较多的中心城区,迅速打破“九龙治水”的弊端,从源头破解水环境问题,初步重塑一个水清、岸绿、景美的水生态?

  答案的关键,在小小的网格里。作为全面推行河长制省级示范点,禅城首先在九江基涌萌发“化整为零、逐个击破”的“吃葡萄”治水法,最终演变为一场把全区划分为130多个网格的精准治污新探索。

  一个又一个大小不等的网格,既从行政上浓缩了镇街、部门、村居的治水责任,更从技术上为星罗棋布却又形态各异的大小河涌“一格一策”地明确治水策略,有的放矢地推进污水管网等各项治污工程。

  变化

  小河涌的鱼儿回来了

  清晨,住在九江基涌边村屋的李志敏打开窗户,感受从汾江河和九江基涌上吹来的阵阵微风。走近窗口向外远眺,涌边的盎然绿意扑面而来。闲暇时,她经常在河涌沿线散步,和同村的好友闲话家常,门口这条河涌的变化,是她们的谈资之一。

  “这在几年前是不敢想象的。”走到涌边时,李志敏指着九江基涌的一隅回忆起往日的情景:几年前的九江基涌水面漂浮着油污,而且时常散发出异味,每次路过都不愿意多看一眼;风一吹,臭味向周边扩散,导致家里靠涌的窗户几乎每天紧闭。

  不久前,她在跟人聊天时得知有人在涌里发现了一条大鱼,这让她惊讶之余也甚感欣喜。此后,每次经过九江基涌,她都会留意是否有鱼露出水面,“之前河涌的水质比较差,鱼类难以存活下来,没想到现在都回来了。”

  从“脏乱差”到“洁净美”,九江基涌的蜕变是禅城治水的缩影。这样的“脱胎换骨”,禅城区内各大河涌都在上演。

  从黑臭到水清岸绿,再到凭借着乡村风光发展起生态农业观光产业,罗南涌不仅完成了改善水体的使命,还带动了产业发展。

  全长2.7公里的丰收涌,曾经是禅城区水质最差的河涌之一,如今沿丰收涌而建的祖庙丰收街已成为青春活力与创新创业的代名词。

  随着全面推行河长制和湖长制工作落实,禅城从2017年开始,就实施水环境整治第一批次项目共85项,计划投资约23.56亿元;而在2018年,结合实施水网连通、扩涌增容、生态护岸、截污清淤,满足排涝、截污、景观功能要求,推进内河涌整治项目29项。

  因为身边环境的质变,“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观念在河涌沿线居民心中扎下根。

  去年,南北二涌整治提升,根据原计划,莲塘应拆迁河岸两旁2000多平方米旧物业,但村委会多方考虑和征询村民意见后,主动提出增加3000多平方米,希望打造滨水走廊通道,借此提升村居环境。

  耳闻目睹身边的河涌以及汾江河周边的环境一天天改善,让不少从小居住在附近的村民对河涌水质“变靓”有了期待。李志敏说,原来因为不能忍受臭水沟而搬走的街坊,现在也会常常回来看一看、走一走。

  缘起

  从“吃葡萄”战法到网格治污

  九江基涌沿线村民不知道的是,一条条河涌由黑变清背后,隐藏着禅城网格化治水的新方略。这还得从河长制、湖长制推进开始说起。

  2017年6月,与全国其他地方一样,禅城区在全区全面铺开河湖长制。但也很快就发现,只遵循原有河长制、湖长制的固有框架,岸上的治理工程依然面临责任难落实、协调难度大等问题。

  九江基涌属于广佛跨界河流支涌,河涌北接佛山水道,南入禅城区内河涌网。虽然其全长仅1.8公里,明涌仅300米,但流域汇水面积却达23平方公里,多年来,沿线8个村居、18个工业园区的污水直接排放汇集,虽然经过多年治理,但水质未见根本改善。

  禅城区河长办相关负责人感慨,九江基涌当年的状况,几乎是禅城河涌治理痛点的集中缩影。作为佛山中心城区,禅城人口、产业、水网密集,多条河涌穿越市区,污染源星罗棋布,管网错综复杂、纵横交错,给治污带来了不小的挑战。

  污染在水里,根源在岸上。一个全新的治水灵感——“吃葡萄”战法从九江基涌萌发。

  如果说,禅城区内一条条纵横交错的大小河涌,是一根根“葡萄梗”,那么,两岸的村居、厂房、农贸市场等污染源则是一颗颗“葡萄”,要治理好作为“葡萄梗”的河涌污染,就要把葡萄一颗颗全部吃掉。

  2017年9月,禅城提出网格治污,控制点源污染,通过将污水治理化整为零,达到逐个击破的目标。大小河涌的“葡萄梗”旁,污染源“葡萄”被划分为一个个网格,每个网格按社会治理网格进行人员配置,负责网格监督与巡查,同时对接各级河长,协助河长履职。

  以九江基涌为例,以村居为主要单元,禅城把九江基涌8.7平方公里的集污范围划分为10个网格,把污染防治任务下发到各网格。在网格长协调下,各网格摸清了网格内的排污和管网情况,制作了九江基涌污染整治“三图一表”(即现状图、整治图、作战图和项目表)

  与之相互配合的是,禅城区密集制定各种细化的制度、方案,通过制度倒逼、责任倒逼、问题倒逼,让以往“九龙治水”、各部门推诿扯皮的现象,再难以找到遮阳的阴影。

  随着《全面推行河长制工作考核实施方案》《禅城区全面推行河长制工作职能部门考核方案》 等方案出炉,禅城区分别以各镇街、各部门为考核对象,制定考核内容、考核安排、考核等次等。考核结果并不仅是一串数字,更直接挂钩镇街、部门主要分管负责人的绩效。

  禅城区河长办表示,考核重在以奖惩结合的方式,激励各镇街、各部门争相围绕河长制开展各项治水工作。连续两年考核第一的优秀镇街、部门,将可被评定为“禅城区治水先进单位”,颁发禅城区大禹奖证书,予以表彰。

  由此,禅城治水开始实现从河里到岸上,凝聚起从一线到全面的合力。

  进化

  从行政网格到技术网格

  随着网格治污向纵深推进,深层次问题开始浮现:最初设计的网格,仅为行政网格,虽然以村居等为单元,细化各网格治污责任,但各网格间乃至网格内各片区间,城市居民和产业分布特点不同,治污手段不能千篇一律,要实现精准截污、控污,必须从技术上量体裁衣。

  在行政网格摸清污染源和管网等基本情况的基础上,去年4月底,禅城根据每条河涌特点,以流域为边界将全区分为136个技术网格,再按照每个网格的水质量基础、污染源特点,实行一格一策。

  这是一次从行政网格到技术网格的演变,也是一次从细化责任到精准、精细治污的进化。

  思路虽定,考验仍在。由于早年规划,禅城大多数老旧小区雨水和污水的排放共用一套管道。传统截污策略是对流入河涌的雨污合流主管进行截污,将其引向污水处理厂。这种做法旱季时虽能确保污水不出涌,但雨季时需要开闸放水,导致污水流入河涌,影响水质。

  为了实现下雨时污水也不出涌,解决每逢下雨水质就变差的问题,河流式旧村居片区“雨污分流微改造”的思路就此萌生——向天“抢雨水”。

  今年3月12日,禅城区区长孔海文率各部门、镇街、村居负责人来到郊边村大郊自然村卢江新村,实地参观该村的雨污分流网格试点项目。这是禅城区首个雨污分流微改造试点项目,对接下来禅城全区要全面推进的雨污分流微改造具有示范意义。

  如果按照传统改造模式,这里必须重新建设一套污水管网,进村入户收集污水,改造化粪池和污水排放口,但这种模式对场地要求高,施工难度大,工期长、投资大。部分旧村居街巷较窄,无法再拆开地面,接入排水、排污管道。

  现在,禅城将卢江新村原有雨污合流管网作为专门污水管网,将其排出口接入污水干管并输送到污水处理厂处理,同时在新村小巷内新建雨水管网,改造房屋排水立管,下雨时将收集的路面雨水、楼顶雨水全部汇入新建雨水管网,从而实现雨污分流。

  但是,禅城区网格化治污的特点,一开始就决定并非所有网格都能共用一套技术方案,相比主要由居民区组成污染源的卢江新村,其他治水环境较为复杂的网格管网改造工程更不可能照搬照抄。

  禅城区河长办表示,禅城将以九江基涌沿线污染源多种多样的鄱阳村等网格组作为试点,制定全区网格治污的技术指引,一格一策,包括海绵城市概念、网格作战、雨污分流微改造等具体策略,再逐步向全区推广。

  “小的时候村里河水特别清,现在河涌的水质虽然没有以前那么好,但是在整治过后还是有盼头的。”李志敏说。

            

 
     标题导航
解密蝉联全市河(湖)长制考核第一:~~~
媒体眼~~~
大数据见证~~~
   第F01版: 导读
   第F02版: 参考
   第A01版: 要闻
   第A02版: 沿着总书记指引的道路奋勇前进
   第A03版: 牢记嘱托湾区追梦
   第A04版: 禅城观察
   第A05版: 要闻
   第A06版: 要闻
   第A07版: 经济
   第A08版: 综合
   第A09版: 国内国际
   第A10版: 天下
   第B01版: 民生
   第B02版: 实用
   第B03版: 楼市
   第B04版: 百姓楼市
禅城治水如何“吃葡萄”?
禅城治水方法论
禅城治水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