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版: A05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以“1+2+N”模式组建沧江教育集团,各学段名校组团发展探索招生与教学新机制

集团化办学能否开辟高明教育“超车道”?

   9月2日,高明区机关幼儿园上演快闪《我和我的祖国》。
   高明一中学生在专心上课。

  统筹/佛山日报记者陈莎 采写/佛山日报记者严晓莹 摄影/佛山日报记者吕润致

  “3、2、1!”9月1日,秋季新学期开学前夕,西江新城明国路上的沧江中学恢复了暑假前的喧闹,在众人的掌声和瞩目下,鲜红色的幕布被徐徐拉开,“沧江教育集团”六个字抓住了在场人员的眼球。首次组建的高明区沧江教育集团从秋季新学期开始正式履行它的使命,在教育教学质量、现代化学校管理、新课程改革等方面着力,打造成佛山区域有影响力的教育品牌。

  优质学校此番抱团,也是高明区探路教育体制和管理机制变革的一次“试水”。从先进办学理念辐射、科学管理制度共建、教育资源共享到办学文化共生的深度融合,集团化办学将有望为优质学校带来更多的活力与动力。

  集团化办学所催生的“化学效应”,也在进一步发酵。在巩固和提升集团各学校办学质量和品牌的同时,集团内名校如何发挥示范引领作用、带动不同学段学校办学水平的提升,高明如何借力体制机制之变撬动教育领域的综合改革,都为集团化办学带来了更多的考验。

  优质学校从“组合”走向“融合”

  今年7月,一个新组建的教育集团首次进入了公众的视野,一纸文件《佛山市高明区沧江教育集团办学方案》如期落地。作为纵向教育联盟,这一名为“沧江教育集团”的“航母”,囊括了高明区第一中学、沧江中学、沧江中学附属小学以及高明区机关幼儿园等学校(幼儿园),形成“1+2+N”(即:1所龙头校,2所种子校,多所加盟园校)的协作型集团化办学模式。

  从沧江教育集团的组建成员来看,不难发现,它们均为区内各个学段的龙头学校。教育集团成立后,要真正发挥这些龙头学校的作用,无疑需要它们从简单的“物理组合”走向“化学组合”。

  高明区教育局局长胡琦华表示,沧江教育集团要以“优质、共享、发展”为导向,通过强而有力、行之有效的具体措施,加快打破成员间的界限,搭建起教育集团内部的资源共享平台、教师交流平台、学生互通平台,实现成员之间的管理融合、教育教学融合、文化融合和师生融合。

  实施集团化办学后,沧江教育集团将推动集团各校在学制、课程、招生和教学评价、教师交流等方面进行改革创新,形成紧密的合作与联系。在创新学制改革方面,沧江中学、沧中附小分步实施九年一贯制办学,推进“5+4”(5年小学、4年初中课程衔接)学制改革,而高明一中、沧江中学分步实施六年一贯制办学,多层次探索集团各成员学校新的办学机制。

  尽管高明已在办学机制上作出过初中高中六年一贯制、小学初中九年一贯制等创新性探索,但在教育集团内部同时推进两种办学机制的探索,在高明各校的办学史上尚属首次。

  打破体制机制束缚的同时,沧江教育集团还将加快创新招生方式,拟探索小学推荐直升初中、高中自主择优录取的招生方式改革,以及探索高明一中北大创新班等招生办学的新模式。集团化办学要走向深度融合,还需要实现人、财、物等资源要素的有机融合。在教育集团的背后,各成员学校将依靠和借助沧江中学教育投资公司的融资能力,加快完善教育硬件和基础设施。

  沧江教育集团相关负责人透露,不管是师资培训交流抑或学生学习资源扩充,日后都将会得到更有力的支持和保障。集团各学校的教育教研工作所需的各项资源要素将会紧跟教育教学发展的前沿,不断强化提升。

  以品牌示范效应提升全区办学水平

  试水集团化办学,其实在高明已酝酿多时。一直以来,高明区委区政府都将教育放在优先发展的位置,但与区域经济社会发展不相匹配的是,近些年来,高明教育综合实力提升乏力,和周边同类地区相比存在着不少差距,必须要通过改革创新来实现教育发展的“换道超车”。

  在此背景下,高明教育部门一直在筹划集团化办学的改革工作。在今年年初全区性的教育工作会议上,高明便提出要结合全区一级办学管理体制改革的推进实施,探索区内教育集群式组团发展新模式,促进区内品牌学校组团再出发、再提升。

  事实上,集团化办学模式的探索在佛山乃至全国各地都已有着不少成功的经验。在高明周边地区,就有诸如广州华师附中教育集团、南海石门教育集团等以传统品牌中学为代表的教育集团,他们所取得的办学业绩有目共睹。

  中国教育学会特约观察员陈永富认为,集团化办学,能够使学校的自主权更多,特别是拥有优质资源的支持,学校的发展空间更大了,为实现自主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机遇。加之,由于实现了教育集团化,其内部实现资源共享,又使体制原因造成的禁锢被打破,有助于进一步探索教育领域“管”“评”“办”分离,增强教育创新活力,提升教育质量和水平。

  集团内部各种优质资源最大限度地共享,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总体和个体的协同性发展。以重庆市大渡口区实验小学为例,其教育集团便是通过文化共融、课程共享、课堂共建以及评价共同来促进集团的协同发展,提升教育集团的整体凝聚力和向心力。

  在巩固和提升集团各学校办学质量和品牌的同时,高明还将目光对准了集团内名校的示范作用。高明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沧江教育集团内的成员学校涵盖了不同的学段,通过这些优质学校的带动,高明希望不断辐射引领区域内相应学段学校的教育教学,以此提升全区教育办学水平。此外,集团日后也将会挖掘引入优质的教育力量合作办校,提高学校教育管理水平。

  事实上,实施集团化办学的一个核心理念,便是借助区域优质学校核心品牌效应,通过名校办分校、托管、合作办学、教育联盟等多种模式,充分发挥集团化中优质学校的示范和引领作用,逐步扩大辐射范围,创造新的优质教育资源,实现从“学有所教”向“学有优教”转变。

  高明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透露,沧江教育集团组建后,其最终的目标是充分发挥优质教育资源的辐射、示范和引领作用,在体制机制、育人模式、价值引领等方面深化改革,为高明教育树立标杆,打造全区教育发展火车头,辐射引领全区中小学校(幼儿园)不断提升办学水平,从整体上拉高高明全区中小学办学质量和教育教学水平。

  以体制机制创新撬动教育综合改革

  从2017年5月开始,高明以体制机制之变,持续推动整个教育领域的综合改革,寻找高明教育的自我突围之路。

  从初中一体化办学到今年秋季学期全区公办小学、幼儿园收归区一级管理,高明利用几年的时间先后实现“区级管理为主、各镇(街道)协助”的一级办学体制。

  深化体制机制改革的步伐,一直未曾停止。在全力推进中小学校一级办学体制改革的同时,高明还探索实施沧江教育集团化办学和广二师高明附校九年一贯制办学等一系列改革。

  教育领域的综合改革一直备受社会的关注。改革的最终效果,也是直接指向了总体教育水平能否得以提升。当下的高明,正处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珠三角枢纽(广州新)机场等重大战略机遇云集期,作为民生事业中的重要一环,高明须借力教育领域的蝶变来服务好高明的城市发展,让教育二字在激烈的区域竞合中拥有更重的份量。

  无可否认,高明多年来在学校和幼儿园布局的优化、教育资源的配置等方面有过不少的“闪光点”,但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依然存在——学位供需结构性不足、优质教育资源欠缺、学校布局不尽合理等。

  不管是市民群众抑或城市建设发展的需要,高明在提升教育教学质量方面仍旧与社会的期盼存在一定的距离。办学体制、管理机制的改革和创新,正是为了从根源上解决高明教育发展存在的问题。

  组建沧江教育集团等举措的推出,就是要在确保优质教育基础上实现各个不同学段学校共同发展,加快提升高明教育在规模上做强、质量上做精、品牌上做优,提升高明教育在全市的影响力。

  高明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借力办学体制和管理机制的改革,高明将进一步促进教育资源的整合配置、优化提升,并充分发挥优质教育资源的辐射、示范和引领作用,以点带面提升全区中小学办学质量和水平,让全区教育实现高位优质均衡发展,不断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对优质教育的需求。

  他山

  之石

  杭州西湖

  集团化办学之路

  我国基础教育领域的集团化办学起源于2000年前后的杭州。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推进集团化办学已经走过近20 年,其首创精神及探索经验在全国产生了较大影响。

  早在1999年,西湖区便率先在全国开展集团化办学的实践探索,从实施“名校集团化办学”,到组建“紧密型教育共同体”,再到推行“全域优质发展下的‘名校+’ 模式”,都为其它地区探索集团化办学带来有益的经验。

  无论是实施名校集团化办学,还是建立紧密型教育共同体等,西湖区的名校集团化战略不追求“名分”上的标签化,更注重“实质”上的优质教育均衡发展,允许学校选择适合自身的最佳发展模式。

  西湖区推进集团化办学并不一味追求速度,而是更加注重稳步持续发展。名校集团化战略使西湖区新名校增多,优质教育资源总量增加。名校集团化办学使新建学校办学有了高起点,实现了快速发展。

  目前,西湖区在“名校+”模式主引擎的带动下,无论是城区核心区还是周边板块,正在实现“每个片区都有珍珠、每所学校都有故事”的全域发展新格局。

            

 
     标题导航
以“1+2+N”模式组建沧江教育集团,各学段名校组团发展探索招生与教学新机制~~~
   第A01版: 要闻
   第A02版: 要闻
   第A03版: 要闻
   第A04版: 要闻
   第A05版: 高明观察
   第A06版: 政务
   第A07版: 政务
   第A08版: 要闻
   第A09版: 大湾区经济观察
   第A10版: 大湾区经济观察
   第A11版: 大湾区经济观察
   第A12版: 经济
   第A13版: 民生
   第A14版: 民生
   第A15版: 文化
   第A16版: 2019国际展望
集团化办学能否开辟高明教育“超车道”?